當前位置:首頁>> 企業文化
【親子散文】你好,我的“小靈獸”
發布時間:2017-09-13    來源:系統管理組      閱讀次數: 1947
 

 我不知道我的同齡人對待孩子的感受是怎樣的,我的感受可以用一個字來概括吧——怕,當然,這種怕是有前提的,那就是愛。物極必反之,我也是從他身上得知的,愛到了極致并不是恨,卻是怕。  
      
這種感覺在沒有見到孩子之前是沒有想到的。那時的我在心理年齡上還屬于“無知少女”,懷孕時的想法很單一:只盼早點解脫,心想只要生出來就好,生出來就可以全權移交給萬事可解的老媽,而我就照做回孑然一身的我即可。但這個念頭在兒子出生后的第一天就完全破滅了!在醫院的病房里,老媽拿著奶瓶四處詢問:“那個……剛生下來的孩子要吃多少毫升的奶???他已經吃了10毫升了,還能再給他吃嗎?”而躺在病床上四肢麻痹、頭腦清醒的我,當時的感受無異于先遭石化、后遭雷擊,說直白點,那完全是怪獸已經出現而奧特曼卻沒有來的心情!
       
這種心情在后來的日子里又無數次的被喚醒,我這才明白,原來老媽并不是萬能的,起碼她帶孩子的“戰術”早已在“敵情”(我年齡的不斷增長)的變化中發生了質的改變。雖然我也知道,可能有點滯后,但也不得不羞愧的承認,從此刻起我才漸漸懂了,爸媽不能負責我的整個人生,而真正屬于我的人生也隨著兒子的降臨華麗麗地拉開了序幕……

                        
      
記得在兒子出生一年以后,我寫過一篇文章予以紀念,名字叫《給劉澤》,后來因為要在報紙上發表,報社的編輯把文章的名字改為《我生命中的另一部分》。盡管那個時候我還不能完全體會這種心情,卻不得不慨嘆編輯的預言能力,因為這真的可以概括后來我對待兒子的大部分感受,需要補充的一點是,它還缺一個形容詞,說全了,兒子真的是我生命中至關生死的一部分。
      
還沒有升級為父母的人可能會覺得我的說法有些夸張,這我完全可以理解,因為在寫《給劉澤》的時候我并沒有這樣的感觸,只是在動情處寫道:對你的愛是那樣深埋在血液里,自然而然,流淌全身。此刻才恍然,原來這就是母愛,愛你就像愛著自己,只因,你本就是我的一部分。
      
這種血肉相融的感受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體會的,很難明確。也許是從他第一次叫“媽媽”開始,也許是從他第一次伸出小手撫摸我的臉開始,也許是從他那摻雜著我和老公痕跡的五官輪廓越來越清晰開始,也許是從他的表情越來越像自己的童年回放開始……總之,不知不覺中他已將我的所有情感和全部生命攥到了他那稚嫩的肉乎乎的小手心里!
     
這種感覺很奇特,描述的具體點,很像《黃金羅盤》里的人與身邊的“Demon”之間的關系,在《黃金羅盤》的世界里,每個人的身軀和靈魂是分開的,身軀以人的形象出現,而他們的靈魂卻寄居于身邊的“Demon”體內,以動物的形象出現,在戰斗的時候,人們往往只需要射殺“Demon”,而后旁邊的人就會灰飛煙滅?!?/span>Demon”的英文本意是魔鬼,但在這部電影里人們都叫它“靈獸”。

這部片子是很多年前看過的了,當時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感受?,F在回想起來,我自己不正是作為身軀的人,而我的那只“小靈獸”也已經出現并且在我身邊生活了好幾年。他不但承載了我的靈魂還成為了我骨肉相連、至關生死的一部分!

                                                                                                                                                                                                                                                 

  “小靈獸”牽扯靈魂的效應體現在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里。他發燒了,我整夜難眠,覺得放在火上煎的是我的身體;他摔倒了,我感到好痛,覺得那狠狠跌在地上的,是我的心;他與小朋友發生了爭執,我萬般苦惱,反復思考要怎樣教他處理與同伴之間的關系;他遇到了傷心事,我倍受折磨,恨不得想盡一切辦法把他心里的傷痕抹平。

 前幾天,他因為我制止他吃糖而用力拍了我一下,我的腦海里立即蹦出了兩個聲音,一個說,拍了就拍了吧,你還真的能跟小孩子較真???另一個說,不行哦,小孩子要尊敬長輩這是基本禮貌,不教好的話人品是要跑偏的哦!于是,我掙扎了一下,還是忍痛“教訓”了他一小下。而他大概是不理解為什么媽媽這么記仇,過了這么久還記得他之前的行為,并且還“還手”打他?于是便放聲而哭。屋子里的老公聽到了兒子的哭聲,想想還是不應該馬上插手媽媽教育兒子的行為,而當他兩分鐘后走出來準備“勸和”的時候,發現媽媽居然跟兒子“抱頭痛哭”,而媽媽一邊流眼淚,一邊斥責著:“你還敢不敢打媽媽了?”當然,此時媽媽的氣場已經蕩然無存!
       
我也時常檢討自己的在乎和心軟,并且清楚的知道,這樣的情感很累。有時,過分的在乎會轉化為一種恐慌,恐慌到害怕在他身邊,希望老媽把他帶到內蒙老家去住一段時間,希望可以做到“不見即可不念”。當他真的被父母帶走了,我卻如同失了魂一樣,不知道該做什么好,只有每天不停的打電話詢問他的狀況。

 我也檢討過在他身上強加了太多自己的想法,害怕他長大心理成熟后的不認同。因為我信奉“一切經濟活動的起點和終點都是文化行為”,覺得現代價值觀里的“成功的意義”很荒誕,什么“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之類的說法更是無稽之談。既然人的生命只有一次,為什么不享受而要比賽呢?所以,我沒有給他做過早期教育,也不打算給他安排與他年齡不相符的各種課程,我只想把我所品味出的生命的意義傳授給他,但愿他能平凡而快樂、平安而充實,最終找到填飽肚子的途徑和滿足精神的方法。
       
其實我知道,再怎么檢討也沒有用,我這一生是無法放開他了。我甚至跟老公提過,等兒子考大學的時候,我也要去考他們學校的研究生,除了深造我所熱愛的國學理論,順便監督他兒子是不是沒去上課而在宿舍里打游戲?是不是沒上晚自習而去跟女朋友約會了?(這個想法當然換來了老公的白眼,因為這些事他都做過)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對我的“小靈獸”說:人生與游戲一樣,總是在行走的路上積攢著“經驗”,不斷“升級”,不斷遇到各種人和事,不斷去完成各種“支線任務”,不斷學習新的“武藝招式”,然后利用不斷增加的“成長值”和逐漸強大的“裝備”來克服不時出現的小困難和定期恭候的“大boss”。但是,不要怕,往前走,因為一路上有我在你身后,為你提供補給、輸血療傷,當你轉身的時候,我都會微笑著對你說:你好,我的小靈獸……

文/圖   集團黨辦   劉迪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您是第436805位訪問者

攀枝花建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主辦

四川志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備案號:蜀ICP備10005772號

微信玩北京赛车判多久